Menu:


点击最多

  • 真心的希望行报能越办越好
  • 据了解
  • 死亡犬应当送到指定场所
  • 怕心里难受
  • 车辆信息透明
  • 让户外运动行业稳步走向成熟
  • 其适用性亟需作出调整
  • 形成对人力资源服务违法失信
  • 都是自己在管理
  • 请读者仅作参考
  • 适度缩减草花栽植面积
  • 个别地区大暴雨
  • 推荐阅读

  • 死亡犬应当送到指定场所
  • 其适用性亟需作出调整
  • 用锡纸开门、用迷魂香迷晕房
  • 还有一些高分子材料之中
  • 个别地区大暴雨
  • 农业部表示
  • 向在场人士宣读禁制令内容
  • 让户外运动行业稳步走向成熟
  • 适度缩减草花栽植面积
  • 享有所有者权益
  • 请读者仅作参考
  • 真心的希望行报能越办越好
  • 在立水桥附近某小区

    2021-02-05 20:27

    “那天,我特意起了个大早,把房间收拾了一圈。”季先生清楚地记得,两名经纪人进门后,当场提出先验房、交钥匙,确认房间没有任何问题后,再退还签约时收取的1个月押金。第一遍,经纪人先检查了电器有无损坏,没发现任何问题;第二遍,两人又检查了家具,也没说出硬伤;转到第三遍后,一位经纪人突然大声提出,房间卫生不好,他在角落里看见了蟑螂。

    同样是被“黑中介”骗走了押金,租房人刘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遭遇最为气人,因为中介的理由只有一条:“我没钱了”。

    刘先生找到派出所、工商局、法院、建委等多个部门投诉,可却没人愿意受理。“我去工商局查后才发现,北京海富房产这家公司,早已被吊销执照了,同一拨人,又重新注册了新公司,继续骗人。”

    在门店理论了4个多小时后,小艾最终要回800元押金。“理由牵强,态度无理,这样的黑中介,为何能在市场横行?”这成为萦绕在她心头的疑问。

    罪状一:毁坏装修罪。经纪人责怪小艾因为更换窗户,损坏了阳台,需要赔偿一笔维修金。罪状二:卫生脏乱罪。小艾虽然在搬完东西后清理了房间,可经纪人仍然因为角落中堆放了一个装微波炉的纸箱,和一个装洗衣机的木箱,要求扣除清洁费。罪状三:违约扰民费。小艾因为在租赁期间,曾有两次带朋友回家过夜,违反了合同中“一人租房”的规定,必须支付违约赔偿金。

    中介租房收房客押金,是租赁市场的一项惯例。可京城的一些“黑中介”,却以各种牵强理由,克扣租房人的押金。看似不打眼的押金,因为无人监管,成为中介牟利的“灰色地带”。

    “本就是半旧的床垫,我也没用坏,如何就看出了塌陷?就是一霸王条款。”季先生表示,合租房子的其他两位租客,也以类似的理由被克扣了押金,总计将近5000元。

    季先生出租的房子,是某小中介机构的“托管房”,复式楼的一间次卧,月租金1500元,本月中旬租约到期。提前一周,趁着周末休息,季先生相约和经纪人提前办理退房手续。

    5月8日,刘先生在微博上注册了一个“北京反黑中介联盟”的账号,短短4天,就搜集到22起被中介克扣押金的故事。“黑中介克扣押金,已经成为市场的一种普遍现象。他们当初签合同时,就压根没想退押金。”

    日前刘先生通过一家名为“北京海富房产”的中介公司,以3400元的月租金,在立水桥附近某小区,租了套一居室。前一周,租赁期满,刘先生按照约定交房、要求退还押金。“第一次,中介说是房间脏乱,要扣除清洁费,我同意了,可第二次再找上门,他们就改口说财务不在、公司没钱,押金一分不退。”

    “租房还租出了三大罪状,这可真是头一遭。”为了尽量拿回押金,小艾缴纳了500元的房屋维修金,可中介公司依然坚称只退200元,“说照顾我是女孩,已很仗义,直到我说要打电话报警,才又松了口。”

    “我去年搬进来时,这屋里就有蟑螂。”季先生刚开口辩解,经纪人就以“浪费时间”为由,生气地转身就走。无奈下,他只能不再开口,央求着对方继续验房。而这一出“小插曲”后,经纪人便变了理由,提出床垫塌陷,必须以押金赔偿。

    “北京某某房产是个黑中介,租房需谨慎啊。”提起被克扣押金的遭遇,租房人小艾长叹一声。4月底刚退完房的小艾,因为三大“罪状”,2100元的押金,最终只要回800元。